/放下顧慮

说到“包容”,�们自然就会想到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先生提出的“兼容并包,思想自由”的主张。这几年,我们颇有点谈“自由”色变,所以,这“兼容并包”也就不怎么提了。

  但是,不久前,北京大学金开诚先生写了一篇《漫话校训》的文章。文章说:清华大学的校训为“厚德载物,自强不息”,北京师范大学的校训为“学为人师,行为世范”,都令人大为激赏

  ,但是作为在北大长期工作和学习的北大人,金先生竟不知道北大有什么校训。

  不知道北大校训的金先生,却记得蔡元培先生的“兼容并包”。但金先生惜墨如金,将蔡元培先生主张中的后四字给惜掉了。

  我想,不是金先生真的惜墨如金,将后面四个字惜掉了,而是怕是这四个字太敏感,刺激了某些人的神经。

  是的,“兼容并包”本身就够敏感,够问题的了。兼容并包?难道反动的言行,我们也能并包?“台独分子”分裂祖国的言行,我们也能并包?社会的污秽、黑暗、腐败,我们也能并包?

  一个社会,在某种程度,就是一个世界,一个自然的世界。这个世界里,我们允许树木、鲜花生长,也同样允许野草、荆棘生长;我们允许益鸟、益虫存在,同样也得允许老鼠、苍蝇的存在。

  人类的历史,就是在善与恶,进步与落后的斗争中发展前进的。没有了恶,何来善?没有了落后,何来进步?况且,反动、丑恶的东西,你不让它们充分的表现、表演,你怎么才能认清它丑恶的本质,险恶的用心呢?新中国历史上,1957年的反右运动,对右派分子的引蛇出洞,大约不少人还是记忆犹新的。

  记得报道说,某一个地区为了保护善良、温驯的鹿群,而将凶恶、残忍的豺狼赶尽杀绝,结果怎么样?鹿群数量急剧膨胀,老弱病残之鹿迅速增长,严重影响了鹿群的质量,鹿群的生存出现了严重的生态危机,没有办法,只得将凶恶的狼先生们再请回来,这样,鹿群才又一次恢复了生机。

  大肚能容,容天下难容之事;笑口常开,笑世上可笑之人。

  能够撑船的大肚里,什么不能包容呢?丑恶、阴谋、肮脏、污秽、苦难、磨砺、失败、挫折……一切都可以承受,一切都可以包容,方显得我们的伟大、宽阔,坚毅与坚强。一点小小的风波,几声低低的议论,我们都以为大敌当前;飘下轻轻的树叶,洒落微微的细雨,我们都以为会砸破脑袋,那样才真是显得可笑哩!

  我以为,北大完全应该理直气壮、正大光明地以“兼容并包,思想自由”为自己的校训,它较“厚德载物,自强不息”,较“学为人师,行为世范”,一点都不逊色,反而有胸怀天下,包容宇内的气度与胸襟。

  北大人能如此,中国人就何以不能如此呢。

    ”今天高考!“看到刚买的报纸,阿布才想起来今天高考。回想起自己当年的高考,阿布很感慨。那次高考,他考上城里的大学,走出贫困的家乡。如今的他,已经有一份收入可观、稳定的工作。现在阿布最大的愿望是存钱付房子的首期,把父母接到城里住。可住在农村的父母最大的愿望是他赶快找个老婆,生个孩子。

高考期间交通管制,阿布坐的公交车终于在堵堵停停中开到了单位。他打开电脑,正准备开始工作,发现邮箱有一封未读邮件,打开邮箱,发件人的姓名让他颤了一下,打开邮件,就短短几个字”当年的你顾虑太多“。

是小青的邮件,那个阿布让她深深失望的女孩。这封邮件勾出阿布脑中许多关于小青的记忆:她圆圆的脸、她喜欢吃棒棒糖、她喜欢逛校园……原本,阿布以为这些已经忘得干干净净,现在才发现这一切只是被他深埋在记忆的最底层。

关于小青的记忆像汹涌的浪涛一样拍打着阿布的大脑,让他一早上都晕乎乎。中午,他找了个理由请假回家。坐在公交车上,阿布开始回想他与小青在大学的相识与相知。

阿布和小青都写得一手好字,一进校就被班主任安排抄笔记,出板报。军训十五天,除了军训,他俩都待在一起,小青话很多,总是有许多问题,”你家在哪呀“、”你高考多少分“、”为什么选择这所学校“……在高中当班长的阿布在她面前总是词穷。

十五天的军训结束了,他俩也打下了良好的关系基础。阿布和小青喜欢在晚饭后一起逛校园。班上的人爱调侃他俩,每次阿布都很害羞,反而小青很大方地说”是好朋友啦“,阿布听到这话后心里一寒。阿布靠上家教挣生活费。每次领到家教费后,他都会买十根棒棒糖给小青,小青开心得不得了。他俩的这种关系一直维持到大三。一天,他俩在学校散步完,阿布送小青回寝室,到门口时小青突然冒出一句”喜欢我吗?“阿布想都不用想,狠狠的点点头,”那我们在一起吧“,小青接着说,但他沉默了。这以后小青再也不和阿布一起吃饭和散步。阿布也没有去挽回他俩的关系,因为还要忙着挣钱,毕业后还有学费贷款等着还。(文章阅读网:www.sanwen.net)

毕业聚餐那天,阿布趁着酒劲把小青拉到一旁,解释当初他没有答应一起,是因为”我家里太穷,负担很重,我怕负担不起你的爱。“小青听后只哭着回了句”你真的想太多了“。

阿布回到住处,这一路的时间不够他回想与小青的一切。是的,四年,怎么可能在短短的一天之内想完。他头疼得厉害,倒在床上,耳边响着李玖哲的《想太多》,虽然内容大相径庭,但那句”是�想太多“像锤子一样,一锤一锤地敲打着他的心。